•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技术研发

    联系我们

    电话:020-36679660
    传真:020-36679662
    网址:www.inlovin.com
    地址:广州白云区钟落谭镇金盆村一社环村路自编6号
    口蹄疫的防疫与疫苗
    当前位置 : 首页 > 技术研发
    口蹄疫的防疫与疫苗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4-10-15 * 浏览 : 11

    口蹄疫(foot-and-mouthdisease,FMD) 是由口蹄疫病毒(foot-andmouth disease Virus, FMDV)引起的一种急性、热性、高度接触传染性并可快速远距离传播的动物疫病,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将其列为必须报告的动物疫病,我国规定为一类动物疫病。其主要感染偶蹄兽,患病动物的口、舌、唇、蹄、乳房等部位发生水疱,破溃形成烂斑。

    病原

    口蹄疫病原是口蹄疫病毒,属小RNA 病毒科(Picornaviridae)口蹄疫病毒属(Aphthavirus),病毒粒子直径为20 ~ 25nm,呈大致的圆形或六角形,无囊膜。FMDV 有A、O、C、SAT1、SAT2、SAT3 以及Asia 1 型7 个血清型,。该病毒不仅在各型间没有交叉免疫性,同血清型的各亚型之间也仅有部分交叉免疫性。口蹄疫病毒在环境中有一定的存活能力,病毒在干燥粪便中存活14 d,泥浆中存活6 个月,尿中存活39d。在土壤中夏季可以存活3 d,冬季存活28 d。

    流行情况

    O 型毒株:2005 年,世界口蹄疫参考实验室将全世界O 型口蹄疫病毒株根据VP1 基因和流行地区统一划分为10 个拓朴型(Topotype),又称基因型,这对于疫苗的制备和防疫有重大的指导意义。我国主要流行3 个拓朴型,即Cathay 拓朴型(古典中国型)的猪毒谱系、SEA拓朴型(东南亚拓朴型)Mya-98 谱系( 缅甸98) 和ME-SA拓朴型( 中东- 南亚拓朴型) 泛亚谱系。全世界分离保存最早的Cathy 型毒株是1970 年香港株,至今该拓朴型病毒已流行40多年,并且在不断衍变进化。Cathy 型分为3 个进化分支,分别是旧猪毒、新猪毒-1 和新猪毒-2。旧猪毒主要在1970—1993 年间流行,基本都是猪发病,代表毒株有OZK93,OR80 等;新猪毒-1 主要在1992—2005 年间流行,田间除了猪发病外,也有牛发病的病例,代表毒株如TAW97、ON92 等;新猪毒-2 在2005—2006 年被发现,是目前Cathy 型病毒的主要流行分支,临床仍主要以猪发病为主,偶尔有牛的病例,其抗原较以前毒株发生了变异。Mya-98 谱系分属于SEA 拓朴型,在我国流行已数十年,早期仅感染牛、羊,从2010 年初期开始大规模引起猪发病,现已成为猪口蹄疫的主要流行毒株。泛亚谱系(PanAsia)1999 年从西边入境,主要引起牛发病,而在周边国家如越南,还有大量引起猪发病的报道。我国2010 年正式向OIE 报告猪O 型口蹄疫疫情,近年优势毒株为Mya-98 和新猪毒-2。

    A 型毒株:A 型口蹄疫病毒可分为欧洲- 南美型、亚洲型、非洲型3 个遗传拓朴型,其下包含多个不同区域的流行毒株。2013 年初,我国广东省茂名市发生猪A型口蹄疫疫情,该流行毒株属于亚洲拓朴型(Asia Topotype)东南亚97 毒株(Sea-97 Strain)。A/Sea-97 毒株是亚洲东南亚地区特有的一株A 型口蹄疫流行毒,可分为2 个进化分支。2009 年以来我国发生的A 型口蹄疫(以湖北武汉2009 株为代表)属于G1 分支,而新出现的广东茂名猪A 型毒属于G2 分支,很可能近期由境外传入,而非国内G1 毒衍化而来。

    Asia 1 型:毒株Asia 1/JS/05 株仅在个别地区引起猪发病,2009 年5 月以后,我国再未见到Asia1 型临床病例,也未监测到猪病原阳性。

    预防

    口蹄疫难以控制和根除的原因

    FMDV 易感动物种类繁多,猪、牛、羊和各种野生偶蹄动物(鹿、羚羊、野猪、野牛);潜伏期短、发病急,感染性和致病力特强;传播方式多,病毒变异性强;动物机体对口蹄疫免疫应答程度较低等。口蹄疫疫苗只能阻断临床症状的出现,但不能阻止病毒进一步繁殖并形成持续感染。牛可带毒数年之久,猪不能持续感染,但排毒量非常大,给防控加大难度。猪口蹄疫的免疫目前我国采用以免疫控制为主的策略,免疫是口蹄疫防控综合措施之一,免疫可以降低动物的易感性;有效的免疫可以降低动物之间病毒的传播;可以减少病毒的排放数量。那么,如果发生了口蹄疫,应急免疫接种疫苗能否控制疫病流行呢?试验表明,奶牛应急免疫接种效果是比较好的,其次是羊,猪的应急免疫接种效果最差,单纯依靠疫苗接种并不能消灭猪口蹄疫,但可以减少病毒的传播数量。猪群中暴发口蹄疫是否可以通过免疫来进行控制仍然有疑问。免疫不能防止传播,但可以延缓暴发。群体免疫保护率达到85%,可提供群体保护,保证口蹄疫不会发生大流行。口蹄疫免疫可以减低发病次数,逐渐减少环境中病毒,但不会根除疫病,因此日常的生物安全措施对口蹄疫的防控尤其是猪口蹄疫防控是非常重要的。

    影响口蹄疫疫苗免疫效果的因素

    疫苗毒株与流行毒株匹配性

    目前来讲,猪口蹄疫主要是O 型、A 型。其中O 型是感染最多的,也是最难防控的,应重点关注。口蹄疫各型间没有交叉免疫性,同血清型的各拓朴型之间也仅有部分交叉免疫性,所以,疫苗毒株的选择上,免疫用疫苗的制苗毒

    株必须与流行毒株尽可能匹配。国内使用的猪O 型口蹄疫灭活疫苗制苗毒株( 见图1)OZK/93株、OR/80 株、OS/99 株,已经使用多年,对近几年猪O 型口蹄疫流行优势毒株的免疫保护存在一些问题。目前常用的制苗毒株为O/MYA98/BY/2010株(缅甸-98 谱系)、O/GX/09-7 株+O/XJ/10-11 株( 新猪毒-2+Mya-98谱系)。为了有效地预防控制猪群口蹄疫,仅采用缅甸-98 系列毒株,而忽略猪群中流行了40 多年的一直在变异的Cathay 系列毒株,将是及其危险的。采用新猪毒-2 和Mya-98 双毒株疫苗对主要的O 型拓朴型有较好的保护谱。O 型口蹄疫疫苗对A 型口蹄疫没有交叉保护作用,目前国内A 型口蹄疫疫苗只有针对牛用的疫苗,暂没有猪用的A 型口蹄疫疫苗。A 型口蹄疫病原阳性省区仍以牛为主,目前对猪的敏感性和致病性不太确定。如果猪群对A 型口蹄疫有感染压力,是否需要疫苗仍是需要慎重探讨并得到主管部门的批准。疫苗本身效力疫苗的效力(PD50)决定疫苗免疫保护效力的高低,2013 年6 月4 日,农业部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口蹄疫疫苗质量标准提升工作的通知,自2013 年9 月1 日起执,执行新生产的口蹄疫灭活疫苗及合成肽疫苗效力检验标准由每头份3PD50 提高到6PD50。而疫苗质量控制中决定疫苗效力高低的关键因素是每单位疫苗中有效抗原含量的高低。疫苗的抗原含量在一定范围内与疫苗的效力呈正相关关系,欧洲高效疫苗的抗原含量4.1 ~ 10μg/ 头份,但高于10μg 没有意义。同时疫苗的效力也与制苗毒株的免疫原性密切相关。因此,浓缩苗效力要比普通苗效力高,由于口蹄疫病毒为灭活疫苗,加上病毒本身的不稳定性,因此在制苗过程中条件与工艺的严格控制对于疫苗效力至关重要。口蹄疫疫苗的生产工艺与疫苗病毒含量密切相关,采用最新的生物反应器大规模悬浮生产与传统的转瓶培养工艺相比,极大地提高了制苗过程中单位体积内的抗原产量,为高效疫苗的生产奠定了基础。需要注意的是,牛的口蹄疫疫苗是不能用于猪的免疫,相反,猪的口蹄疫疫苗可以用来免疫牛。因为猪的口蹄疫疫苗需要较高的抗原含量,特别是O 型口蹄疫疫苗。比如A 型, 猪的最小免疫剂量160 ng,640 ng 保护异源毒株攻毒,而牛只需要40 ng,荷兰上世纪60—70 年代免疫猪,猪口蹄疫疫苗含抗原是牛的4 ~ 10 倍。

    母源抗体的干扰

    母源抗体具有两重作用,既能保护幼龄动物免受病原的侵害,但在实际生产中又有不利的一面,对疫苗免疫具有明显的干扰作用。母源抗体对特异性抗原位点的“封闭”而阻止抗原位点与机体免疫相关细胞上的抗原受体结合等而导致免疫系统不能对抗原物质产生反应。母源抗体对口蹄疫疫苗免疫的影响。早有报道,但在临床中尚未引起各个猪场足够的重视。这也是目前很多猪场免疫失败的根本原因,甚至疫苗的效价越高,母源抗体的干扰作用发挥越明显。高世杰等测定了0、10、20、30、45、60 日龄仔猪的母源抗体,并通过对15、45、65 日龄仔猪接种口蹄疫疫苗后抗体水平检测发现,口蹄疫母源抗体可经母乳传递给仔猪,不同日龄首免猪的免疫效果以65 d 组最好,45 d 组次之,15d 组则较差,说明母源抗体效价的高低对试验猪的免疫应答具有较大的影响;向华等采用微量细胞中和试验(SN)测定了临床条件下母源抗体对口蹄疫疫苗免疫的干扰,在仔猪群母源抗体较高时,首免后猪群抗体水平明显下降,并持续较长时间。其他学者也进行了一些母源抗体干扰试验,采用不同免疫时间检验免疫效果,试验分为4 组,第1 ~ 3 组在第2、4、8 周龄分别免疫1 次,第4 组在第8 周龄和首免疫后4 周二免。结果显示,在第8 周龄(含8周)之前免疫1 次,抗体不但没上升,免疫后反而出现了下降趋势,8周龄后做二免效果较好。母源抗体干扰还具有以下特点:母源抗体越高,干扰作用越大;疫苗抗原含量越高,干扰作用越大;疫苗毒株与抗体匹配性越高,干扰作用越大;只有首次免疫才受干扰,再次免疫就不受干扰。这就解释了同样的疫苗,为什么有的猪场免疫后不发病,有的发病,同一个猪场免疫了高效疫苗后反而容易发病,而免疫了普通苗或不免疫反而比较稳定。

    免疫程序不合理

    不同的猪场往往根据自己的经验来确定首次免疫时间和免疫次数,导致大量的免疫失败现象。免疫日龄过早。一些母猪打过很多遍口蹄疫疫苗或者发病后康复,其所产仔猪往往具有很高的母源抗体;过去我们仔猪的免疫程序一般在4 ~ 5 周龄首免,现在疫苗的质量水平有所提升,母源抗体在积累,免疫日龄过早,疫苗抗原和母源抗体中和,有效的免疫抗体不能产生,反而容易导致口蹄疫的发生。据报道,口蹄疫康复母猪所产仔猪母源抗体可达90 ~ 100 d,具有坚强的保护力;仔猪细胞中和抗体> 1 ∶ 8 时免疫受到严重的干扰现象。因此具有坚强免疫力的母猪所产仔猪在60 日龄以前是不能免疫口蹄疫的。免疫次数不够。仔猪对口蹄疫免疫应答程度较低,相对于牛和羊免疫效果差,猪免疫1 次不能得到较高的抗体滴度,且保护率低,猪至少要免疫2 次,在感染压力大的季节甚至要免疫3 次。猪口蹄疫疫苗的免疫持续期一般在4 个月左右,所以在春防秋防时仅免疫1 次是远远不够的,并且口蹄疫基因型较多,需要较高的抗体水平才提供有效的保护力。过去液相阻断ELISA 抗体要求≥ 1 ∶ 128 属于99% 以上保护范围,现在改为1 ∶64,猪免疫1 次很难大于1 ∶ 64。在疫苗抗原含量一定的情况下,只能增加免疫次数,实践证明,多次免疫要好于1 次加量免疫。

    疫苗储藏与冷链

    运输、存放时温度未按疫苗保存要求,如保存温度较高,油佐剂疫苗冷冻,易导致疫苗中有效抗原的降解或破乳,造成疫苗效力减小甚至完全失效。

    疫苗使用

    注射操作不规范,注射器的刻度不清晰,或注射时“打飞针”造成免疫的剂量不足。免疫接种前后猪只受到湿度过大、通风不良、过冷、过热、断奶、限饲、长途运输、脱水、突然换料、转群或咬架等刺激,都可不同程度地造成应激,导致猪体免疫应答能力减弱。

    猪体健康状况

    免疫抑制性疾病,如蓝耳病和圆环病毒病,有这2 种疾病存在的猪群往往处于免疫抑制状态,则更易感染口蹄疫病毒;霉菌毒素,饲料中的黄曲霉毒素、赫曲霉毒素、单端孢霉菌毒素均可以使T 和B 淋巴细胞免疫功能降低,导致疫苗抗原的免疫应答能力减弱,造成免疫失败。

    制定科学的免疫程序

    生产实践中,选择合适的疫苗,科学地免疫是保证仔猪群具有良好免疫力的重要措施。一般来讲,后备猪,在170 日龄以前按照育肥猪免疫程序,配种前间隔1 个月免疫2 次;经产母猪,1 年普免3 ~ 4 次,规模化场一般4 次,或配种前和产前1 个月各1 次;出生的仔猪根据抗体监测确定首免日龄,出栏前免疫2 ~ 3 次;公猪,1 年3 次,猪群分为2 个批次分别免疫。根据对现有O 型双价O/GX/09-7 株+O/XJ/10-11株(新猪毒-2+MYa-98 谱系)浓缩疫苗免疫抗体的监测,母猪配种前和产前各免疫一次,母猪得到有效的保护并且仔猪母源抗体保护可达80 ~ 100 d ;所产仔猪在10 月份至来年的4 月份,80 日龄、100 日龄、130日龄各免疫1 次效果最好,5 月至9 月,90 日龄、110 日龄各免疫1 次即可。实践证明,生猪免疫3 次要好于2 次,2次好于1 次,免疫1 次基本无效,免疫3 次才能产生较高抗体并维持长时间的抗体水平。猪场在威胁较大的情况下可以紧急免疫,以10 d 的间隔连续进行3 次免疫,即1个月免疫3 次,用量小猪1+1+2 mL, 大猪2+2+2 mL, 这种强制性的免疫,可以产生较好的抵抗力。做过口蹄疫基础免疫的猪场紧急免疫效果较好。也可参照狂犬病疫苗的免疫程序,0、3、7 d 连续3 次免疫,用量1+1+2 mL。

    疫苗免疫效果的评估

    临床安全性,主要通过免疫对象对疫苗副反应情况的评价,包括一般反应、应激死亡(2 h 内)、母猪流产(3 d 内)等。免疫学效果,主要通过免疫猪的群体免疫抗体合格率等进行评价。2013 年国家动物疫病强制免疫计划要求存栏家畜免疫抗体合格率≥ 70% 判定为合格。O 型口蹄疫灭活类疫苗采用正向间接血凝试验(IHA)或液相阻断ELISA,合成肽疫苗采用VP1 结构蛋白ELISA。但根据临床检验,几种检测结果与保护力关系不一致,不同试剂盒之间检测结果差异大。VP1 抗体检测方法仅能作为合成肽疫苗的免疫效果评价;IHA 抗体检测方法虽操作简单,但50% 红细胞凝集点很难把握,检测结果因人员及经验不同而偏差较大,且与攻毒保护率之间不存在线性相关关系。阻断ELISA 是临床中使用最多的,试剂盒既有进口的也有国产的,厂家较多。但ELISA 是非常灵敏的检测技术,检测谱非常窄,可以定性,用来进行抗体定量有一定疑议,不能过分依赖。ELISA 试剂盒的包被抗原与疫苗毒之间如果差异明显,检测结果必然偏大,这就要求检测试剂盒进行细分,明确表明是检测什么毒株的,而不是检测所有类型的疫苗抗体。在临床中,众多养殖企业和检测单位如果仅用ELISA 方法等来评估抗体水平的高低会存在偏差。为了能够反映猪场真实抗体水平,最科学的是病毒中和试验来评估猪群保护能力和调整免疫程序。最近,赵建东等[6] 比较了以上3 种检测方法检测的免疫抗体与攻毒免疫保护率的相关性,表明液相阻断ELISA(兰州兽医研究所生产)抗体水平与攻毒保护存在一定的相关性,在几种ELISA 抗体检测试剂盒中,只有兰州兽医研究所生产的口蹄疫O 型抗体液相阻断ELISA检测试剂盒要求对待检的血清进行梯度稀释。群体保护效果,主要通过免疫猪的感染率、发病率等进行评价。

    临床实际中,常常发生疫苗免疫失败,造成免疫空白的个体或畜群,这些动物极易被FMDV 感染,成为口蹄疫发生与流行的潜在危险因素。探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免疫程序不合理,母源抗体干扰和免疫抑制等因素所致。但是,口蹄疫的防控,疫苗免疫只是综合防控措施之一,疫苗免疫不是万能的,重视猪场生物安全管理,改善饲养管理提高猪群健康水平更为重要。随着科技的进步和疫苗应用的要求,疫苗生产工艺也在不断完善。根据流行毒株而选用制苗种毒,抗原浓缩和无血清培养,佐剂的筛选,这些都能提高疫苗的效力和安全性。在疫苗配制上出现二价、三价的疫苗,细胞免疫和黏膜免疫的研究不断深入,养殖水平也在不断提高,相信不久的将来我国能够很好地控制和消灭口蹄疫。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信息评论模块,无需修改!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评论列表模块,无需修改!